品虾小姐姐

当说到品虾师年薪30万时,大多人感觉不可思议,不可思议的并非年薪,而是吃香喝辣的事儿里居然还有这种操作。

苍老师躺着把钱赚了,不会引起注意,和她合作的男搭档也有钱拿,就会有人眼馋。

在乔布斯还没在互联网圈街知巷闻时,产品经理基本上是大公司才有的配置,随着互联网红利的崛起,这个职位的薪水,逐渐让外界看不懂了。

是市场真的需要,还是资本运作的结果,对普通人而言并无二致,只有它们持续的时间够长。

最初的淘金者都以找到金矿为目的,人们也相信他们确实是为了这个。

当发掘金矿的难度越来越高,对金矿变现程序越来越熟悉时,有没有真的找到金矿,已不再重要,只要有人相信他们给出的证据,能证明已经找到了金矿。

淘金者只是找了一块看似有金矿的地方,然后,在这个地方“撒金”,再找机构去检验出示报告。

这时,发掘金矿的能力不再重要,懂得操作这套程序的人,成为焦点委以重任。

当人们都热爱色香味全的小龙虾时,它就会成为炙手可热,风头无两的美食,单纯的炒作做虾手法哪家强,已不能吸引眼球。

此时,就会有人站出来说一句:“是时候展示真正的做虾技术了”。

或许,并非做虾的人不愿好好做虾了,而是发现了吃虾的人,对虾的“热爱”实在是太深厚了。

不光会对虾的口味很挑剔,还希望吃到的虾有点“考究价值”,如:用农夫泉养大,在虾的斗兽场里脱颖而出,由漂亮且资深的小姐姐试吃后,才被送上餐桌。

而吃虾人除了记住故事,也并不会感到虾到底有何不同。